以人为鉴 春秋五霸系列之:晉文公(上...

春秋五霸系列之:晉文公(上)

12
0
分享

一、流亡中的重耳

晉文公,姬姓,名重耳,是中國春秋時期晉國的第二十二任國君,前636年至前628年在位,晉獻公之子,母親為狐姬。晉文公的文治武功都很卓著,是春秋五霸中的第二位霸主,與齊桓公並稱為‌‌“齊桓晉文‌‌”。

1、重耳的早年經歷

前672年,晉獻公娶狐姬,次年生下重耳。重耳自小就喜好結交士人,十七歲時就有五個品德高尚、才能出眾的朋友:如趙衰、狐偃、賈佗、先軫、魏犨等。

前659年,深受晉獻公寵愛的驪姬預謀要自己的兒子奚齊為太子,便陷害太子申生,申生無奈,深感天地間無立足之地,便上吊自盡了。驪姬又開始誣陷晉獻公另外的兩個兒子重耳和夷吾,得到消息後重耳逃到了蒲城,夷吾逃到了屈城。

前655年,晉獻公因重耳與夷吾兩位公子不辭而別大怒,認定他們有陰謀,於是就派公使勃鞮去討伐蒲城。重耳說:‌‌“君父的命令不能違抗。違抗君命的人就是我的仇敵‌‌”。後來重耳翻牆逃走,勃鞮追上他砍掉了他的袖口,重耳逃到了母親的故國翟國。

2、晉文公的流亡生涯

重耳與狐偃、趙衰、顛頡、魏犨、胥臣等人一起流亡到翟國,其中狐偃是重耳的舅舅,翟國也是狐偃的祖國,此時翟人正在打仗並俘獲的兩個姑娘,翟人把這兩個姑娘送給了重耳。重耳娶了其中一個叫季隗的姑娘,生了伯鰷和叔劉,另一個賜給了趙衰。

前651年九月,晉獻公去世,公子奚齊繼位,驪姬為國母,荀息為託孤之臣,一直支持太子申生的晉國卿大夫里克、邳鄭父等人趁機聚眾作亂,把幼主奚齊刺死在晉獻公的靈堂上,之後荀息立卓子(奚齊弟)為晉君,里克等人把卓子刺殺在朝堂之上,又將驪姬活活鞭死,並派狐偃之兄狐毛至翟國迎接公子重耳,打算擁立他。重耳辭謝道:‌‌“違背父親的命令逃出晉國,父親逝世後又不能按兒子的禮儀侍候喪事,我怎麼敢回國即位,請大夫還是改立別人吧。‌‌”於是里克讓人到梁國去迎接夷吾,夷吾的謀臣呂省、郤芮認為里克不讓晉國國內的公子為國君,反而尋找流亡在外的夷吾,難令人信服,就商量以河西之地換取秦國支持夷吾歸晉,並允諾夷吾為君之後以汾陽之邑封予里克。前650年夷吾即位,史稱晉惠公。

晉惠公即位後,違背了給秦及里克的約定,又殺死了邳鄭父與七輿大夫,晉人認為夷吾言而無信所以對他都不順服。前643年晉惠公恐晉國人依附重耳,就派勃鞮追殺重耳,在翟國住了十二年的重耳聞訊就與趙衰等人商量說:‌‌“我當初逃到翟,不是因為它可以給我幫助,而是因為這裡距離晉國近,容易到達,所以暫且在此歇腳。時間久了,就希望到大國去。齊桓公喜好善行,有志稱霸,體恤諸侯。現在聽說去世,齊也想尋找賢能的人輔佐,我們為何不前往呢?‌‌”於是,重耳又踏上了去齊國的路途。離開翟時,重耳對妻子說:‌‌“等我二十五年不回來,你就改嫁。‌‌”妻子笑著回答:‌‌“等到二十五年,我墳上的柏都長大了。雖然如此,我還是會等著你的。

重耳一行先是來到了衛國,衛文公看他落魄沒有好好的招待他們,他們就離開了衛國。一路走到了五鹿(今河南濮陽東南)時重耳餓得實在沒有辦法,就向沿途的村民討要點吃的,村民看到他那落魄的樣子,就給了他一塊土讓他吃。重耳大怒,趙衰安慰他說:‌‌”土,象徵土地,他們是表示對您臣服,你應該行禮接受它。‌‌“重耳拜謝村民並把土塊裝在車上去往齊國了。重耳到了齊國,齊桓公厚禮招待他,並把同家族的一個少女齊姜嫁給重耳,陪送二十輛駟馬車,重耳在此感到很滿足,在齊國過上了安逸的生活。

前639年齊桓公去世,豎刁等人發起內亂,而後齊孝公即位,諸侯的軍隊多次來侵犯,齊國內憂外患霸權不在。重耳在齊住了五年,愛戀在齊國娶的妻子,慢慢忘記了自己的鴻鵠大志,也沒有離開齊國的意思。有一天趙衰、狐偃就在一棵桑樹下商量如何離齊之事,齊姜的侍女在桑樹上聽到他們的密談,回屋偷偷告訴了齊姜。齊姜竟把此侍女殺死,勸告重耳趕快離開齊國。重耳說:‌‌”人生來就是為了尋求安逸享樂的,管其他的事幹嘛,我不走,死也要死在齊國。‌‌“齊姜說:‌‌”您是一國的公子,走投無路才來到這裡,您的這些隨從把您當作他們的生命。您不趕快回國,報答勞苦的臣子,卻貪戀女色,我為你感到羞恥。況且,現在你再不去追求,何時才能成功呢?‌‌“

齊姜和趙衰等人用計灌醉了重耳,用車載著他離開了齊國。走了很長的一段路重耳才醒來,一弄清事情的真相,重耳大怒,拿起戈來要殺舅舅狐偃。狐偃說:‌‌”如果殺了我就能成就你,我情願去死。‌‌“重耳說:‌‌”事情要是不能成功,我就吃你的肉。‌‌“狐偃笑說:‌‌”事情不能成功,我的肉又腥又臊,怎麼值得你吃!‌‌“於是重耳平息了怒氣,繼續前行。

重耳到了曹國,曹共公無禮,想偷看重耳的駢脅。曹國大夫僖負羈說:‌‌”晉公子賢明能幹,與我們又同是姬姓,窮困中路過我國,您不能對他這般無禮。‌‌“曹共公不聽勸告。僖負羈就私下給重耳送去食物,並把一塊璧玉放在食物下面。重耳接受了食物,把璧玉還給僖負羈。

重耳離開曹國來到宋國,宋襄公剛剛被楚軍打敗,在泓水負傷,聽說重耳賢明,就按國禮接待了他。宋國司馬公孫固與狐偃關係很好,就對晉文公他們說:‌‌”宋國是小國,又剛吃敗仗,不足以幫你們回國,你們還是到大國去吧。‌‌“重耳一行人於是離開了宋國。

重耳路過鄭國,鄭文公不按禮接待他們,鄭國大夫叔瞻勸告鄭文公說:‌‌”晉公子賢明,他的隨從都是棟樑之才,又與我們同為姬姓,鄭國出自周厲王,晉國出自周武王。‌‌“鄭文公反駁說:‌‌”從諸侯國中逃出的公子太多了,怎麼可能都按禮儀去接待呢!‌‌“叔瞻說:‌‌”您若不以禮相待,就不如殺掉他,免得成為咱們的後患。‌‌“鄭文公對叔瞻的勸告不予理睬。

重耳離開鄭國到了楚國,楚成王用對待諸侯的禮節招待他,重耳辭謝不敢接受。趙衰說:‌‌”你在外逃亡已達十餘年之多,一般小國都輕視你,何況大國呢?今天,楚是大國堅持厚待你,你不要辭讓,這是上天在讓你興起。‌‌“重耳於是按諸侯的禮節會見了楚成王。楚成王很好地招待了重耳,重耳十分謙恭。在宴席上楚成王說:‌‌”如若您將來能回到晉國,您用什麼來報答我?‌‌“重耳說:‌‌”珍禽異獸、珠玉綢絹,君王都富富有餘,不知道用什麼禮物報答。‌‌“楚成王說:‌‌”雖然如此,您到底應該用些什麼來報答我呢?‌‌“重耳說:‌‌”假使不得已,萬一在平原、湖沼地帶與您兵戎相遇,我會為您退避三舍。楚國大將子玉聽後生氣地對楚成王說:‌‌“君王您對晉公子太好了,今天重耳出言不遜,請殺了他。‌‌”楚成王說:‌‌“晉公子品行高尚,在外遇難很久了,隨從都是國家的賢才,這是上天安排的,我怎麼可以殺了他呢?況且他的話又有什麼可以反駁的呢?

重耳在楚國住了幾個月後,在秦國為質的晉國太子圉得知晉惠公病重從秦國不辭而別。秦國特別生氣,聽說重耳住在楚國,就要把重耳邀請到秦國。楚成王說:‌‌”楚國距離晉國太遠了,要經過好幾個國家才能到達。秦國與晉國交界,秦國國君很賢明,您好好去吧!‌‌“成王贈送很多禮物給重耳。

前637年秋,重耳到了秦國,秦穆公把同宗的五個女子嫁給重耳,太子圉的妻子(懷嬴/文嬴)也在其中。重耳不打算接受太子圉之妻,胥臣說:‌‌”圉的國家我們都要去攻打了,何況他的妻子呢!而且您接受此女為的是與秦國結成姻親以便返回晉國,您這樣豈不是拘泥於小禮節,忘了大的羞恥!‌‌“重耳於是接受了公子圉妻。秦穆公十分高興,親自與重耳宴飲。趙衰吟了《黍苗》詩。秦穆公說:‌‌”我知道你想儘快返回晉國。‌‌“趙衰與重耳離開了座位,再次對秦穆公拜謝說:‌‌”我們這些孤立無援的臣子仰仗您,就如同百穀盼望知時節的好雨。‌‌

3、重耳復國

前637年九月,晉惠公薨逝,太子圉繼位,是為晉懷公。晉懷公即位後害怕秦國討伐,就下令跟隨重耳逃亡的人都必須按期歸晉,逾期者殺死整個家族,因為重耳的舅舅狐偃與狐毛都跟隨著重耳沒有回國,晉懷公殺死了重耳的外公狐突。十一月,晉安葬了晉惠公。十二月,晉國大夫欒枝、郤谷等人聽說重耳在秦國,都暗中來勸重耳、趙衰等人回晉國,作內應的人很多。於是秦穆公就派軍隊護送重耳回晉國。晉懷公聽說秦軍來了就派出軍隊抵拒,可是民眾知道了重耳要回來都不願意抵抗,只有晉惠公的舊大臣呂省、郤芮不願讓重耳即位。

前636年(晉文公元年)春天,秦國護送重耳到達黃河岸邊。面對重耳即將登上大位,狐偃說:‌‌”我跟隨您周遊天下,有太多的過錯,我自己都知道,我請求現在離去吧。‌‌“重耳說:‌‌”如果我回到晉後,有不與您同心的,請河伯作證!‌‌“於是,重耳就把璧玉扔到黃河中,與狐偃明誓。那時介子推也是隨從,正在船中,就笑道:‌‌”確實上天在支持公子興起,可狐偃卻認為是自己的功勞並以此向君王索取,太無恥了。我不願和他同列。‌”說完就隱蔽起來渡過黃河。

丁未日,重耳到武宮朝拜即位,是為晉文公。大臣們都前往曲沃朝拜。晉懷公逃到了高梁。戊申日,重耳派人殺死了晉懷公。己丑傍晚,呂省、郤芮意圖放火燒死重耳,被勃鞮告密,呂省、郤芮逃到黃河邊,被秦穆公誘殺。(侍續)

(责任编辑:文恩)

(文章来源:网络转载)

留下一个答复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